你的位置: 主页 > 中国网 >

本轮生猪价格反弹不宜期待过高

更新时间:2021-10-15      

  万吨储备肉的消息刺激生猪期货市场大幅上行,收获了生猪期货上市以来的第一个涨停。但综合基本面的情况来看,笔者认为,在能繁母猪存栏量依然处于高位且产量减幅远远不够的背景下,对本轮反弹行情不宜报太高期望。主要有以下原因:

  所谓的“猪周期”,没有绝对的标准,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主观概念。如果以3-4年为周期长度,将每轮猪周期的价格最低点作为上一轮猪周期的终点和新一轮周期的起点,从2006年至今基本上出现了4轮猪周期:第一轮是从2006年7月到2010年5月,第二轮是从2010年5月至2014年4月,第三轮是从2014年4月到2018年4月,第四轮则是从2018年4月至今。从过去3轮猪周期的情况下,熊市的筑底时间都是比较长的:第一轮猪周期是典型的“W底”,有2个底部,分别在2009年5月和2010年5月,筑底时间为12个月;第二轮猪周期和第三轮猪周期都是“头肩底”,分别都有3个底——第二轮的2个“肩部底”(第1个和第3个底)分别在2013年4月和2015年2月,即筑底时间用了22个月;第三轮的2个“肩部底”分别在2017年5月和2019年1月,筑底时间为20个月。从现在的情况看,第四轮猪周期临近尾声,第1个底部可能已经出现(2021年10月)。根据历史经验,底部不会只有1个,那么我们可以大致认为,本轮筑底过程现在才刚刚开始。可以说:除非这次猪周期打破常规,价格快速反弹,否则现在不是进入市场做多的良机。那么究竟这次能否打破常规呢?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本次猪周期的底部,很可能延续此前“W底”或者“头肩底”形态。

  通过分析前几次的猪周期,可以发现,生猪存栏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变化,是决定生猪价格的最重要因素(需求端相对稳定,波动小,因此通常影响不大)。观察前三轮猪周期,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每一轮猪周期的价格低点,都出现在“存栏量已经开始迅速下滑之后一段时间”而不是“存栏量的拐点”!例如,在第一轮猪周期中,其价格高点出现在2008年3月,彼时生猪存栏量数据缺乏,但有数据记录的2008年12月(当时价格尚比2009年5月高40%)存栏量为46264万头,至2009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已比2008年12月减少2%多。但显然这样的力度是不足的,因此至2010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比“底部1”(2009年5月,见表1)再度减少约4%之后,价格才真正见底!同样,第二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3年4月,见表1),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2年10月)减少了5%和1%,最终底部3再度大幅减少15%和22%,才使得价格见底。第三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7年5月,见表1),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6年9月)减少了6%和3%,但最终底部3再度减少21%和25%才见底。也就是说,即便存栏开始减少,如果没有达到相当的幅度,真正的底部是不会出现的。而且从过去几轮周期的情况看,从存栏拐点(存栏高点)到最终价格拐点(价格底部)出现,第二轮和第三轮都恰好用了2年零4个月。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当前9月的存栏数据还没有公布,看8月数据的话,能繁母猪的存栏量拐点应该是出现在6月份,假定趋势延续,则到10月也才持续减少了3个月,而生猪存栏量在8月份依然环比是增加1.1%!现在根本连存栏拐点都还没有明显确定,哪里还能去谈什么真正的底部呢?

  近日,3万吨储备肉的消息刺激生猪期货市场大幅上行,收获了生猪期货上市以来的第一个涨停。但综合基本面的情况来看,笔者认为,在能繁母猪存栏量依然处于高位且产量减幅远远不够的背景下,对本轮反弹行情不宜报太高期望。主要有以下原因:

  所谓的“猪周期”,没有绝对的标准,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主观概念。如果以3-4年为周期长度,将每轮猪周期的价格最低点作为上一轮猪周期的终点和新一轮周期的起点,从2006年至今基本上出现了4轮猪周期:第一轮是从2006年7月到2010年5月,第二轮是从2010年5月至2014年4月,第三轮是从2014年4月到2018年4月,第四轮则是从2018年4月至今。从过去3轮猪周期的情况下,熊市的筑底时间都是比较长的:第一轮猪周期是典型的“W底”,有2个底部,分别在2009年5月和2010年5月,筑底时间为12个月;第二轮猪周期和第三轮猪周期都是“头肩底”,分别都有3个底——第二轮的2个“肩部底”(第1个和第3个底)分别在2013年4月和2015年2月,即筑底时间用了22个月;第三轮的2个“肩部底”分别在2017年5月和2019年1月,筑底时间为20个月。从现在的情况看,第四轮猪周期临近尾声,第1个底部可能已经出现(2021年10月)。根据历史经验,底部不会只有1个,那么我们可以大致认为,本轮筑底过程现在才刚刚开始。可以说:除非这次猪周期打破常规,价格快速反弹,否则现在不是进入市场做多的良机。那么究竟这次能否打破常规呢?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本次猪周期的底部,很可能延续此前“W底”或者“头肩底”形态。

  通过分析前几次的猪周期,可以发现,生猪存栏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变化,是决定生猪价格的最重要因素(需求端相对稳定,波动小,因此通常影响不大)。观察前三轮猪周期,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每一轮猪周期的价格低点,都出现在“存栏量已经开始迅速下滑之后一段时间”而不是“存栏量的拐点”!例如,在第一轮猪周期中,其价格高点出现在2008年3月,彼时生猪存栏量数据缺乏,但有数据记录的2008年12月(当时价格尚比2009年5月高40%)存栏量为46264万头,至2009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已比2008年12月减少2%多。但显然这样的力度是不足的,因此至2010年5月,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比“底部1”(2009年5月,见表1)再度减少约4%之后,价格才真正见底!同样,第二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3年4月,见表1),个性阅读 拓展少年儿童阅读视界。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2年10月)减少了5%和1%,最终底部3再度大幅减少15%和22%,才使得价格见底。第三轮猪周期的底部1(2017年5月,见表1),实际上当时的存栏量已经比此轮的存栏高点(2016年9月)减少了6%和3%,但最终底部3再度减少21%和25%才见底。也就是说,即便存栏开始减少,如果没有达到相当的幅度,真正的底部是不会出现的。而且从过去几轮周期的情况看,从存栏拐点(存栏高点)到最终价格拐点(价格底部)出现,第二轮和第三轮都恰好用了2年零4个月。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当前9月的存栏数据还没有公布,看8月数据的话,能繁母猪的存栏量拐点应该是出现在6月份,假定趋势延续,则到10月也才持续减少了3个月,而生猪存栏量在8月份依然环比是增加1.1%!36氪首发|金融信息服务商「上海美市科技」完成现在根本连存栏拐点都还没有明显确定,哪里还能去谈什么真正的底部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